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妈,事情是我自己愿意承担下来的,又不是您和哥哥逼我的。以后,您就别瞎想了。等我哥明年考上大学,有了工作,以后再赚了钱,你就不用再替我们兄弟俩操心了。到那个时候,我也该出去了,也找份工作,好好赚钱,让我哥俩好好地孝顺您。”
  “儿啊,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呢?你哥要是有你一半好,妈也就知足了。你说这件事,妈都知道了,咋能揣着明白装糊涂,让我儿受这份不白之冤啊。儿啊,自打妈知道这事后,整宿整宿睡不着。你说妈要是不把这件事说出来,这辈子都会背着个包袱,都觉得愧对你啊。”
  “妈——”小龙努力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情绪,不断告诉自己要忍住要忍住,千万别哭出来,“妈,你看看你。我都说了是我自己愿意的啊。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也别怪我哥,他也挺难受的。你说是不是?”小龙停顿了一下,“再说,我哥学习比我好,而且又在城里重点学校上学,认识的人都是些有本事的人,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我爸不是常说,老李家祖坟上不冒青烟吗?你看吧,将来给咱门老李家光宗耀祖的,肯定是我哥。我说的对吧,妈——”小龙看了看母亲,白娥没有回答,于是,他又继续说:“我哥担负着咱家这么大的责任。您说,我做出这么点小牺牲还有啥值得说的呢?”小龙再看看母亲,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这件事又是我自愿的。怎么能怪到你和哥哥身上呢?妈——您就别自责了。您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各的脾气秉性。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多么善解人意善良懂事,而家里的那个又是多么的自私狭隘冷酷无情啊。想想两个孩子,白娥真希望住在监狱里的是大龙,而不是小龙。可是,她又狠不下心来。就像大龙说的,就算是他投案自首,小龙也出不来。作为母亲,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俩孩子都住监狱?她狠不下心来,所以只有忍着,艰苦卓绝地忍着,并希望她的忍耐和小龙的付出最终能够换回大龙的幡然醒悟。
  “会客时间到了。”门外的狱警推开门喊道。白娥站起来,脸和手紧紧地贴在面前的玻璃墙上,不忍放下来。
  “会客时间到了。”狱警再次催促到。
  “小龙,过来,让妈亲亲。”白娥说着,将嘴唇贴在玻璃墙上,小龙凑过去,将脸贴上去。“不好意思,会客时间到了。”狱警进来要将小龙带了出去。白娥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流着泪说,“龙啊,这是妈妈来的时候给你拿的吃的,还有些换洗的内衣内裤。你要还有啥需要,就打电话给妈,妈给你送来。记住,在里面千万别和人打架吵嘴啊。”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的。”
  “时间到了。”狱警进来,将小龙带了出去。在转过身去的瞬间,泪水从小龙的眼眶里夺眶而出。
  黑色的铁门在白娥身后“咣当”一声关上了。冷风从四面八方吹来,从领口、袖口,以及裤管里钻进去,令她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白娥系好围脖,一头扎进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之中。
  雪还在下着,鹅毛般的大雪将乡村世界打扮的分外美丽。然而,这样的天气,对于外出办事或者急于归乡的外乡人来说,就显得不近人情了许多。路上积雪很厚,也很滑溜。因此,公路上仍旧没有通车,偶尔有几辆私家车经过,也如蜗牛一般缓慢地前行。白娥依旧步行走回到了C市。回到C市,她并没有坐车返家。此行,除了探望小龙,她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去见见狗剩,问问究竟是不是他拐走了晓彤。如果是,那么晓彤现在身在何处?是生,是死,她都要知道答案。而她做这一切,不只是对单秋林有个交代,更重要的是能让自己的良心能够获得些许的安慰。他们一家带给单家太多的伤害,静娴因她而死,晓彤也因她而不知所踪,生死未卜。老话常说,因果报应。所有的罪孽皆因她的贪念而生,却都报应在她的两个孩子身上,令她生不如死。她想赎罪,想求得神明的原谅。而当下能做的,就是帮助单秋林打听到晓彤的下落。从家里出来之前,她已经打听到了狗剩被关押的地方。说句实在话,若不是赎罪,白娥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这个男人。法院判决那天,在法庭上,白娥看过狗剩一眼。即使是在法庭之上,那个男人都像个没事人似的摇头晃脑,好像已经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那情形,白娥至今想起来都恨得咬牙切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