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
  临近中午,公园里阒无一人。只有几声鸟叫,从树林深处传来。兄弟两个沿着公园里的石径朝林中深处走去。阳光透过还不太浓密的枝叶洒下来,斑斑点点掉在他们的脸上、身上。无数的光点在移动、跳跃,一个追着一个,一个赶着一个,恰似波光粼粼的湖水中不断跃出的锦鲤,金色的鳞片熠熠发光。兄弟两个在公园的一处石桌前站住。大龙指了指旁边的石头墩子叫:“小龙,就坐这吧。”走在前面的小龙停下脚步,回应道:“好的。”
  一路上还说个不停的他们,此刻却都沉默不语。大龙有很多事情想问,可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小龙有一些事情想说,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才能既不伤害哥哥又能把事情解决。兄弟两个就这样一直沉默着。最终还是大龙沉不住气,开口问话了。“这些天还好吧?”小龙没有回答,反问大龙:“哥,你知道爸爸给公安局的人抓了吗?”小龙的问题就像是一剂空气凝固剂,瞬间将兄弟二人身边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树林里那些不断追逐的光斑,突然变成了丑妇脸上的麻子,如同蝇屎,一块一块的令人作呕。那天的情形仿佛昨日重现,杨文远苍白的面颊,圆睁着的充血的眼睛都如鬼魅一般浮现在大龙的眼前,一阵阴风从树林的深处穿越过来,在大龙的脚下盘旋,似乎有一个鬼魂从那旋窝里伸出一只手来要把大龙拉扯进去。大龙像是触电一般,一下子跳起来。
  “哥,你怎么了?哥——”小龙在一旁轻声呼唤着,并不停地摇晃着大龙的手臂。可是,大龙并没有看小龙,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地上不断旋转的风,直到那股充满着邪恶与令人恐惧的风朝着来时的小径远去,大龙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石墩上,匍匐在石桌上喘着粗气。小龙看看哥哥,抬头看看那旋转着前进的“鬼旋风”,终于明白了哥哥所担心与惧怕的。小龙安静地站在哥哥的身后,如同成年人一样安慰着哥哥。
  “我恨他。”大龙抽泣着,双肩剧烈地抖动着。
  “我知道。”小龙欲言又止,“你知道他被抓了吧,他可能会被判刑,判处——”小龙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说还是不该说,所以有些吞吞吐吐。
  “会判死刑!”大龙突然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小龙说道。“他会被判死刑!”大龙停顿了一下,重复地说道。
  “你知道?!”小龙注视着哥哥问道。
  “对,我知道。”
  小龙目瞪口呆地望着哥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哥哥知道爸爸会被判处死刑之后,竟然还会如此镇定自若。小龙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站着的这个人还是他所认识的哥哥吗?于是,小龙是想要再次确定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网上查到的。”大龙轻描淡写地说。
  “你知道为什么不……”小龙咽下了下面要说的那句话,拐了个弯说道:“你知道不是爸爸杀的,你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大龙目光阴冷,“人不是他杀的,是我杀的。”
  “那你——”
  “我为什么不投案自首,为什么不去救他?”大龙挑衅般地看着小龙,“不。绝不会。”
  “为什么?”小龙满腹狐疑地问。
  “因为他该死。”大龙咬牙切齿,重复说道:“因为他该死。”
  “人是你杀得,爸爸是在替你顶罪。”小龙质问。
  “替我顶罪?”大龙站起来,盯着小龙的眼睛问:“他是在替我顶罪吗?人是我绑架的吗?要不是他绑架杨文远,我能失手杀了杨文远吗?没有他绑架杨文远,我能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吗?是他,把我拉进了地狱,让我生活在恐惧与不安之中,让我一辈子都背负着沉重的罪孽生活。我该承受这样的生活吗?你说,你告诉我!他该不该受到惩罚?!”大龙走上前去,逼问小龙,晃着小龙的双臂吼道:“你说——你说——他该不该受到惩罚?他是在为他的罪行接受惩罚。”
  “他可是我们的父亲。即便他有错,也罪不至死啊。”
  “罪不至死?好一个罪不至死?那是我罪该万死了?”大龙松开小龙的双臂,推开小龙,“你的意思是我该死了?我做了什么就应该死?他是我们的父亲,可是作为父亲他给过我们什么?除了喝醉酒之后对我们拳打脚踢,他做过什么?”
  “你杀了人!”小龙小声地说。
  “是的,是的——”大龙咆哮着喊,“我知道。我知道人是我杀的。难道我是故意的吗?难道我想杀人吗?那个杨文远他就该死。你知道吗?我好心好意去救他,可是他却说我是和爸爸是一伙的。我不让他喊,可是他还是拼命地叫喊。你让我怎么办?院子外面都是人,都是人。”大龙喘着粗气,仿佛又一次置身在犯罪现场一样,“万一要是被院子外面的人听到了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大龙目光凶狠地注视着小龙,“你说,你该怎么办?你是不是也会用被子堵住他的嘴?你也会这么做的吧?我当时就是用这双手拼命地按住他,不让他叫。你看,就是用这双手——”大龙深处那双纤细白皙的手,“你看看,我就用这双手杀了杨文远。”大龙变得狂躁起来。
  “哥——你别说了。我知道是爸爸的错,可是他纵然千错万错,也是我们的父亲。我们不能不救他。”
  “救他?为什么要救他?要怎么救他?他给过我什么?拳头?耳光?我要为了这些去救他吗?”
  “是的。他的确没有给过我们什么。但他是爱我们的,要不然不会替我们去顶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