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第五章 清明节后

  西王村中学是上盘乡唯一的一所公办中学,位于西王村南面,与上盘乡政府仅一路之隔,遥遥相对。该校始建于1985年,在上盘乡经济飞速发展时期,它可是全城区教师们最向往的地方。每年七八月份,上盘乡政府都会重金奖励那些在中考中教育教学成绩表现突出的教师。奖金之丰厚,令当时的每一位教师都全力以赴,激情昂扬。而如今,乡里不仅连教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甚至连区财政拨付给教师们的工资款都要挪用。2001年,学校教师联名上书,集体罢课,到市政府门前静坐示威,抗议市区教师的差别待遇,强烈要求保证乡办中学教师工资能按时足额发放。上访行动效果是明显的,但后果是严重的。接下来的几周,教师党员被分别谈话,普通教师被隔离检查,乡政府领导力图挖出此次上访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叛徒”被很快挖出,三年内不得评优评模上职称。
  如今的西王村中学像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妪,满脸的皱褶,与一路之隔富丽堂皇的乡政府相比,十分寒酸。而随着省义务教育标准化建设的实施,西王村中学也不时地换换新装。每次一有上级检查,乡里就派人来为学校粉刷墙壁,平整操场,修理桌椅板凳。因此,每一次上级领导视察走后,学校的墙壁就像是老妪脸上的脂粉,扑簌簌地直掉。
  清明节后,天就一直阴着。天空积蓄着大片阴霾,空气冰冷而令人窒息。傍晚迫近之时,天空零星地下了几点小雨。大约七点钟的时候,一道惊雷划过黯淡的天幕,大雨倾盆而至,莽汉般闯进每一个教室。还在晚读的初三学生们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弄的惊慌失措,他们奋力地去关紧每一扇窗户,可惜的是大多数的窗户都歪胳膊斜腿的,怎么都关不严。雨水炫耀般执拗地进来,肆意而自由地流淌在教室里还算平整的地面上。校园里,雪白的墙壁被雨水卸去了伪装,冲刷出一道道黑色的斑痕,还原了自身丑陋的本相。左侧的女生宿舍楼有几扇窗户没有关,想必今晚这几个没关窗户的宿舍的粗心大意的女生要与睡魔做斗争,充当自然的人体熨斗了。右侧的操场,严格意义上说,右侧的”草场”上已经是汪洋一片了。杂草丛生的,俨然像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养鱼塘。
  七点半,初三晚自习一结束,家长们就蜂拥到教室门口接自己的孩子放学回家,一些等不到家长的同学果断地冲向雨中,教室里只有三两个人在等待雨停。
  天已经彻底黑了,浓重的像泼了墨汁。透过教室里散出的昏黄的灯光,单青看到屋檐下四溅的水花。她整理好书包,也准备冒雨前行。可是站在一楼的屋檐下,她又有些犹豫了。
  “姐姐——”一声稚嫩的童音穿过雨雾向她跑过来。单晓彤撑着自己的小花伞,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姐姐,妈让我来给你送伞。”单晓彤开心地笑着,虽然穿着雨鞋,可是他的裤子都湿透了。
  “你又调皮了吧。不好好走路,又是踩着小水坑跑来的吧。”
  “没有。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裤子才湿了。”
  “摔着哪了?”单青一边问,一边关切地低下身子去查看弟弟的膝盖。
  “没事,姐。就是把裤子弄湿了。”晓彤说着,向后退了一下。他不想让姐姐看到膝盖上的伤痕,怕惹姐姐伤心难过。可是单青已经蹲下了。她把弟弟揽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撩起晓彤的短裤,就着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看到晓彤的右腿膝盖处磕破了皮,渗出血丝,还有些乌青。”你看看你,着什么急啊,都把膝盖磕破了。”单青说着,嘴巴凑到弟弟的膝盖的伤口处,轻轻地吹着。
  “还疼吗?”单青垂着头问。说来也奇怪,刚才还让晓彤痛的呲牙咧嘴的伤口,此刻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狗一样温顺地趴在那,一动不动。姐姐吹出来的气息,就像是《西游记》里的神仙,一下子就治好了晓彤膝盖上的伤。
  “不疼了。”晓彤嘻嘻笑着,”没事,姐。咱回家去吧。”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姐姐紧紧箍着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你过来,姐看看胳膊上有伤没?”“没有。”校园里一些住宿生来来往往,晓彤有些害羞,他一边说,一边向后躲。可是,姐姐依然固执地将他拉过来,挽起他的衬衫袖子,仔仔细细地查看着。”还好,没磕破皮。”“我就说没事吧,你非要看。”晓彤顽皮地冲着姐姐笑着。
  “你还笑,以后走路慢点,别再磕着了。知道了吗?”“知道了。知道了。姐姐,我帮你背书包好吗?”单青笑笑,这是弟弟最近一段时间的一大爱好。下半年,晓彤就要上小学了。学校对于他来说,是个神秘的所在,一个充满着无穷乐趣的所在。他渴望着早点背上书包走进学堂,像姐姐一样学知识学文化。在他的心目中,姐姐是个无所不知的人,比电视机里的人都懂得多。有时候,他带着妈妈买给他的玩具塑料眼睛,捧着姐姐的书,装模作样地在那读书,那滑稽可笑的样子总是逗得爸爸妈妈捧腹大笑。碰上姐姐不上学的时候,他就整天背着姐姐的书包在家里转悠,吃饭睡觉都不离身,好像那书包长在他身上一样。直到姐姐星期天上晚自习的时候,他才恋恋不舍地将书包从肩头上拿下来。不过,今天,单青没有让弟弟帮她背书包。里面放着她晚上要做的三四份作业,加上几本参考书,沉甸甸的,她怕压着弟弟。晓彤现在可是正长身体的时候,万一压着长不了个子咋办。可是,单青也知道弟弟的牛脾气,要是不让他背着,他肯定又会和她生气的。单青想了想,笑着说,”好啊。那这样好不好。你帮姐姐背着书包,打上伞。姐背你回家。”
  “不用,我背着书包,咱们一起走回去就好了。”
  “那不行,这是姐姐的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让你背书包。”晓彤看看姐姐,又看看书包,撅着小嘴巴想了一会。最终,书包的诱惑占据了上风。“那好吧。”单青笑着,将书包挎在弟弟的肩上,然后蹲下来,说,“上来。”晓彤兴奋地趴在姐姐的肩上,一只手还不停地摩挲着书包上那条军绿色的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