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单秋林怔住了,他一把推开怀里的大龙。紧接着,厉声问道:“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我不是说过,不许你到这间卧室来睡觉吗?你为什么不呆在南屋里和你妈睡觉,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来干什么?”大龙被吓坏了,平时和蔼可亲的单叔叔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可怕,像一头要吃人的野兽。他吓得大哭起来。
  “你哭什么?谁让你进来的?是谁?”单秋林继续追问。
  屋子里的吵闹声惊醒了熟睡中的白娥,她穿上拖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是你让他到这间屋子里来睡觉的吗?”
  “没有啊。我吃了黑来饭,早早就睡下了。我也不知道这孩子啥时候跑到这屋子里来的。”白娥说着,就上前去拖大龙,“你这个孩子,咋这么不听话,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到这间屋子里来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白娥一边说,一边朝着大龙的屁股上打去。“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别在这吵,我嫌心烦。出去,都给我出去。以后记住,不准到这间卧室里来。听到了吗?”
  “快说,你听到了吗?单叔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咋能跑到这屋子里来惹他生气。快说,记住了吗?”
  “记住了。”大龙含着眼泪,委屈地说。
  “记住了就好,别记吃不记打。以后别再惹你单叔生气了。好了,秋林,你也别生气了,我给你打盆水,你洗涮洗涮就睡吧,时候也不早了。”
  “好了,我想安静一会,你们出去吧。”单秋林说完,就将白娥母子赶出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夜晚的月亮好圆啊。你看她正穿过一层层的云彩,为大地播撒着光辉。月光伸出温柔的双手,抚摸着大龙的脸颊。在温暖舒适的床上,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大龙,像一条蛇一样在床上扭动着,喘息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迷茫而又暧昧的微笑,笑容里写着一个男孩青春期的幻想与躁动不安。
  ◇◇◇◇
  冬至过后,就是小寒,天气骤然间变得异常寒冷。大街上,人们如爬到山上吐丝结茧的蚕,圆咕噜噜的,将自己全副武装地包裹起来。然而,冷风是最狡猾的敌人,它们总是能够轻易地发现由于人的粗心大意所遗漏的漏洞,肆无忌惮地钻进去,用它们冰冷的喙在人们的皮肤上随意肆虐。冬天,是最无坚不摧的伟大的战士,它使一切的精神萎靡,使一切萎靡的走向死亡。
  南屋的炉子奄奄一息,没有一点温热。白娥从邻居家换了个煤球,可是屋子里仍然冷的叫人搓手跺脚。隔壁房间里的大龙更是冷的哆哆嗦嗦,嚷嚷着非要和她睡。白娥想着都这么晚了,天气又这么冷,秋林应该不会回来了,所以母子俩一吃了晚饭,就钻进被窝里睡觉去了。凌晨一点多,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雪。白娥透过窗外看看,担心秋林的安全,伸手从桌上拿起电话,准备打电话问问秋林是不是在饭店。电话刚拨通,门外就响起了秋林的电话声。白娥挂了电话,裹了件衣裳赶紧跑过去给秋林开门。雪很大,秋林的头上,肩膀上都是落雪。白娥从炕上拿起扫炕笤帚给秋林扫干净雪,然后给他倒了杯水,问道:“今儿咋这么晚回来?”
  “店里客人多。”
  “哦。我给你打点热水,你泡泡脚,睡觉也舒服。”
  “嗯,这天太冷了。”
  “大龙在这屋睡?”
  “嗯。他那屋太冷了,非嚷嚷着和我睡。我想着你今儿个晚上不回来,就让他过来了。一会我叫他去他那屋睡去。”
  过了没一会,白娥朝着床边走过来。她轻轻地拍着大龙的被子说:“大龙,起来去你屋睡去。你叔他回来了。大龙,醒醒,醒醒。”白娥推了推大龙,“你瞅这孩子睡的,你一会洗完脚,把他抱回那屋睡。” “没事,就让他在床上睡吧,我一会到他那屋睡。”
  “那屋冷。我多压几条被子不就行了。”
  “以为你不回来。我们娘俩把被子都压上了。”
  “你们可真是冻死鬼转的,今晚我就和大龙挤挤,明儿个给你们买俩电褥子铺上就暖和了。”
  其实,从单秋林进屋的那一刻,大龙就醒了,他闭着眼睛,支棱着耳朵仔细地听着母亲和单秋林的谈话。一听到母亲让他回自己屋里去睡觉的时候,他就假装着睡着了,一动不动地躺在被窝里,生怕自己发出任何一点动静,被母亲识破而失去和单叔叔睡在一起的机会。当听到单叔叔说和他挤一个被窝里睡觉的时候,他心里一阵阵高兴,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紧张。现在,他的手心里满是汗,浑身像火炉子一样灼热。嗓子也像是着了火,有些干痒,他很想咳嗽一下,以缓解此刻的不适。可又担心咳嗽声会令他前面的努力前功尽弃。于是,他忍耐着,抱怨着时间走的太慢,又害怕时间走的太快,如同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满怀欣喜地等待着。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了单叔叔走过来的脚步声,听到了被子被掀开时窸窸窣窣的声音,感觉到了一股瞬间就消失的从被子外钻进来的冷风,和一阵阵扑鼻而来的熟悉的清新的香皂的气味。那味道他是熟悉的,是他最亲爱的单叔叔身上特有的味道。这味道就像是田野里的空气,令他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冲动。然而,李大龙仍然一动不动,一动不动,就像是一个凝固的雕塑一样躺在那里。
  “这孩子睡觉还挺老实的。”单秋林说。
  “老实个甚。原来家里的大炕,他横七竖八地躺着,把他弟弟都挤到墙根去了。”
  “呵呵,孩子都是这样。晓彤那孩子也这样。小时候和我睡觉,半夜一脚就蹬醒我了。”
  “是啊。孩子都是这样。长大了睡觉就踏实了。你说,晓彤会在哪呢?这么多年也没个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