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你这孩子,能不能管住那张嘴。嗯?你明明知道晓彤没找见,还在你单叔叔面前说,哪壶不开提哪壶。以后你给我记住,要是再乱说话,就回去和你爸呆着。别一天到晚的在这给我惹是生非。知道吗?过来,吃饭!”白娥将碗放在桌上。
  “妈,我脚还是湿的。”
  “那就湿着脚吃吧。一天到晚的就是管不住你那张嘴。”白娥嘴里一边骂,一边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给大龙扔了过去,“嗯,你说说你做哥哥的,就没个当哥的样。嗯,你就不能学学小龙?你一天的话能顶小龙一年说的。以后要再敢瞎问,看我怎么收拾你。给,端着。先吃饭。一会换衣服。”白娥说着,将一件毛毯披在了大龙身上。大龙乖巧地端起碗来,眼睛却不时地盯着门口。
  “你瞧什么呢?赶紧吃饭。”
  “单叔呢?他不吃饭吗?”
  “吃你的吧,他在堂屋吃呢。你说你操那么多心干嘛。赶紧吃。”大龙不再说话了,低着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你慢点吃,咋和饿死鬼转生的一样呢。”
  大龙没理会母亲的训教,他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穿上衣服和鞋子,跳下沙发,就跑出南屋,去堂屋找单秋林去了。
  桌上的那碗面条已经凉了,单秋林呆呆地看着,没有一点胃口。他在想晓彤。那孩子走失的时候穿的是件短袖,现在他有棉衣穿吗?他现在有饭吃吗?能吃饱吗?有没有被人打骂?还是已经……单秋林不敢往下想了。他使劲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神来。就在这时,“啪嗒”一声,堂屋的棉布帘子被掀开了,李大龙探进头来。
  单秋林笑了笑,冲着大龙招了招手,说:“快进来,外面那么冷。”大龙跑了进去,站在单秋林身边说,“叔,我可以坐在你身边陪你吃饭吗?”
  “好啊。当然欢迎了。来,坐这。”单秋林拍拍身边的椅子。大龙兴奋地跳起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慢点,慢点,看蹲着屁股了。”
  “没事。我也练过功夫的。”
  “哈哈。这孩子太有趣了。”
  “叔,你吃饭吧。饭都凉了,要不让我妈重新给你做一碗。”
  “不用了。将就着吃两口就好了。你妈妈也挺辛苦的。”单秋林端起碗来,开始吃饭。大龙则托着腮帮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单秋林。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平平淡淡的。只是单秋林每天都很忙,不断地奔波在饭店、家之间。当然,这段时间,单秋林也没有停止过对儿子晓彤的寻找。每到饭店淡季的时候,他就将所有的事情交给饭店主管出门去寻找晓彤。然而找了一年又一年,晓彤却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而每一年的寻找,都好像是在他原本沉重的内心上又加了一把枷锁,令他陷入痛苦与绝望中无法自拔。每次看到白娥的儿子大龙,他内心里的伤痛就更加深了一层。在院子里,一看到大龙,他的精神就会恍惚,觉得眼前跳跃欢呼嬉戏的孩子就是他的儿子晓彤。现在,他从心底里羡慕白娥的男人拥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可是,儿女绕膝的生活,他不是也曾拥有吗?但昔日热闹的院子里如今却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守着空洞洞的房间。大龙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这孩子身上的那股子聪明劲很招秋林喜欢。然而,喜欢只是喜欢,那毕竟是别人的孩子,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孩子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转眼之间又一年过去了,又到了晓彤丢失的那一天。往年一到这个时候,单秋林就把自己关在晓彤的卧室里不出来,不吃也不喝,一根接一根抽烟直到第二天凌晨。今年乡里举办“八音会”,把宴会的吃请安排在了秋林饭店。一大早秋林就赶到饭店忙活,直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家。
  这天晚上没晓彤走丢的那晚冷,空气里还残留着夏末的余温。从饭店出来之后,单秋林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走。等到他走到院门口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原先晓彤住过的房间里有一丝亮光闪出。单秋林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他使劲地揉揉眼睛,再细细看。是的,没错。儿子的屋里确实有亮光。难道是儿子回来了?单秋林一阵欣喜。他跑进院子里。然而屋子里的灯却突然地灭了,窗户上儿子那瘦小的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单秋林停下脚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淌。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儿子的房间。在漆黑的房间里,单秋林看到有一团瘦小的身影正躺在床上休息。刚才的灯光不是幻觉,那窗户上显露出的瘦小的身影不是幻觉,是儿子回来了,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单秋林一阵狂喜,他冲过去,紧紧地抱着床上的那个孩子亲吻着,嘴巴里还不住地说着,“晓彤,晓彤,你到哪了?你到哪去了?你知道这些年爸爸找的你有多辛苦啊。儿子啊,你让爸爸想的好苦啊。”单秋林一边说,一边亲吻着孩子的脸、额头、嘴唇与头发,好像要把这些年来欠孩子的爱都给补上。可是,怀中的孩子被吓着了,像个木偶似得一动不动。直到单秋林停止了哭泣,那孩子伸出手来帮秋林擦拭脸上的泪水时,秋林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晓彤,而是白娥的孩子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