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
  女儿走了。
  昔日幸福安宁的小院如今只剩下了单秋林一个人。他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不知所以。好端端的一个家,都因为自己的愚蠢和一时的冲动,顷刻之间毁于一旦。是他一手制造了这起“血案”,把妻子逼向了绝境,逼得女儿远走他乡,儿子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此刻的单秋林,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他走到床边,坐下来,像个孩子一样用力吮吸着女儿和妻子残留在枕巾和被子上的气味,想要永远将这些气味保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一张纸片从枕巾中跳出来,落在地上。单秋林弯腰捡起,他看到纸片上的影像正是他自己。他抬起头朝梳妆台上望去,桌子上的那张全家福已经不见了。女儿将他从那张全家福的照片中撕了下来。
  是女儿带走了照片,而与她一同离开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弟弟。
  女儿唯独留下了他,留他在这空洞洞的院子里。
  与他一同留下的,还有女儿对他刻骨的恨与怨。
  ◇◇◇◇
  ◇◇◇◇
  白娥斜倚在堂屋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单秋林。前几天她就出院了。本打算一出院就回到单家大院的,可是秋林说青儿现在情绪不稳定,还是暂时到饭店客房将就一下吧。这一次,她没吵没闹,听从了秋林的建议。今儿个下午,她从饭店里的员工嘴里知道了单青被常志彬带走的消息,怕秋林承受不住,就赶过来看看。
  “别难过了。你就当青儿出了趟远门,迟早会回来的。”白娥走上前去安慰秋林。
  “她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单秋林无比绝望地说。
  “不会的。她就算是再恨你。她也是你闺女,走到哪她也是你闺女。”
  “她把我当仇人,不会再认我这个父亲了。”单秋林盯着手中捏着的单青撕下来的那一截自己的影响,无比悲伤。
  “哎,这闺女真是和静娴姐一个脾气,咋就那么倔呢。”白娥说着,就势坐在了秋林的身边。而秋林却突然地站起身来,从屋子里走了出去。白娥只好紧跟在他身后出了堂屋。
  几只母鸡从他眼前跑过去,一只公鸡紧随其后。在东屋的墙角,身强力壮的公鸡骑在一只母鸡的身上,用坚硬的喙狠狠地叼住一直芦花鸡的鸡冠。母鸡在公鸡的强势攻击之下,无耐地摊开了双翅,任由那只大公鸡欺辱。单秋林从身边捡起一个小石头朝着那公鸡投过去。公鸡振翅躲开,母鸡乘势逃离。
  一阵风吹来,扬起地上的灰尘。一片枯叶从东屋窗前的苹果树上摇摇摆摆地飘落下来,吸引了单秋林的注意。他直勾勾地盯着那株苹果树,目光凶狠,仿佛和它有深仇大恨一样。他盯着看了一会,然后大步流星地朝院门外走去。
  “你干啥去?”白娥在身后喊。单秋林没有理会她,依旧大步朝门外走去。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手里领着一把斧子。只见他,走到那颗浑身黢黑的苹果树前,抡起了斧子。
  一道寒光闪过白娥的双眼,她下意识地抬起手,遮住眼睛。
  正午时分,阳光惨淡。苹果树颤栗着,以绝望的姿态昂首质问苍天。单秋林手中的斧头扬起、落下,落下、扬起。那已经被熏得黝黑的苹果树上,一时之间落下黄色的、绿色的、黑色的、褐色的树叶,它们纷纷扬扬随风起落。不知道那缤纷的叶片,可是那无辜的苹果树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滴眼泪……
  第十七章 旋转的命运之轮
  单家院子里空荡荡的。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人存在了。此刻,她坐在堂屋的门前一边晒太阳,一边做着当初第一次走进这所院子里看到静娴所做的事情——织毛衣。毛线团懒洋洋地躺在笸箩里,手中的银针抽搐似得偶尔动几下。
  过去的两个月里,秋林只回来过三次。每次都匆匆忙忙地进屋,拿些东西又匆匆忙忙地出去。两人之间几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过。每次她刚想张嘴说点什么,总是被秋林打算,说是等他回来再说。可是她左等右等,从早上等到晌午,从晌午等到半夜三更,却始终见不到秋林的影子,这让她感到有些失落。
  白娥抬起头向院子的两边看看,东屋的房门是锁着的,那是原来单青住着的;堂屋的一切还是老样子。青儿走后,秋林对她说,咱们还是住南屋吧。是的,现在白娥还住在南屋。即便是静娴已经死了,晓彤找不见了,单青走了,她也还是只能住在南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旧社会的妾,就算是正房死了,她也还是个妾。是妾就只能住偏房。现在一切都还和没有出事前一样,可一切似乎又都改变了。
  是的。一切都改变了。就那么一眨眼的工夫,这个院子里的人就都不见了。而她现在正坐在这个气派非凡的大院里,成为村里女人们羡慕的大院里的女主人了。可是,她却为什么觉得有些难过呢?在这场女人之间的角力中,她不是胜利者吗?她赢了。赢得是那么的彻底。她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啊。可她为什么却笑不出来呢?是的,她笑不出来。因为她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当她拼命地抓住单秋林这颗稻草的时候,她想到的也只是抓住单秋林,而没有想到要去伤害他的妻子以及孩子。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朝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她只是想逃离原来的那个家,那个贫困而又充满暴力的家,为自己,以及为她的两个孩子找一条出路。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如今想要的出路,却成了静娴和她的孩子们的绝路。她感到不安,甚至后怕。好几个晚上,她都梦见自己被伸着长舌头的“黑白无常”牵着,拉到地狱受着油煎火烤。她开始为自己的自私而懊悔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