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晓彤找不见,我哪还有心思念书?要是找不到晓彤,我这一辈子心里都是个包袱,沉甸甸的,压在心里头喘不过气来。我一定要找到晓彤,不然对不起我死去的妈妈。”
  “晓彤你爸爸会找的。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念书。闺女,你可别做傻事。你要守着这个院子,等晓彤回来。”
  “晓彤不在,我守着这个院子干什么呢?”
  “你还是年龄小,考虑事情不周。你要是在这院子里呆着,将来晓彤要是回来了,他好歹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不是?可万一你要是走了,让其他人搬进来,那不是便宜了外人?到时候你们姐弟俩啥都没有了。你想想,你妈她九泉之下心里能好受吗?听婶子的话,好好念书。等你念出书来,说不定晓彤也找到了。”
  单青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去找弟弟吗?可是弟弟在哪呢?去哪可以找到呢?如果找到了,等他们回来,却没有一处可以安身躲避风雨的地方又该怎么办?她可以忍饥挨饿,四处飘泊,可是弟弟呢?她怎么能忍心让弟弟一辈子跟着她吃苦受罪?房子是母亲留给他们的。她应该守护。不仅仅是为了弟弟,还为了母亲。无论如何,她是不能够容忍一个害死了母亲的人登堂入室堂而皇之地住在这所院子里的。那将是对母亲又一次的伤害,再一次的凌辱。可是,如果弟弟找不到,回不来,她守着偌大的空荡荡的院落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放弃找弟弟的想法自己去读书吗?可是她能安下心来读书吗?读书对于如今的她来说,不是最奢侈的一件事情吗?母亲离世的时候曾经交代过她要好好照顾弟弟,现在弟弟失踪了,她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坐在教室里去读书?她的良心上过不去,她自己都不允许自己这样做。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路在哪呢?
  如今,年幼的单青抬起脚来,却不知道该迈向何方。面前的每一条路,都有它们各自存在的理由。而哪一个理由才是她最应该坚持的呢?她从未如此地感到困惑。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人生的复杂多变,就好像无数个不同的脸孔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而她却一个都分辨不出来。在她这个年纪,对社会对人生的了解都还只是浮于表象,感情用事。爱与恨是评价整个世界的唯一标准。爱,就去做;不爱,就去恨。简单,利落,不拖泥带水,不藕断丝连。虽然有些粗暴,但泾渭分明。可是现如今,为什么还有介乎于爱与恨之间的第三条、第四条,甚至更多条标准呢?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也琢磨不透。脑海里,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身影,一幕幕迷惘或清晰的幻象,一条条光明或晦暗的道路,全部都争先恐后,犹如万马齐奔,气势磅礴地朝她俯冲而来,一时之间令她无所适从。
  看单青半天不说话,张婶就继续说到:”闺女,你好好想想婶子的话,说的是不是在理。如果在理的话,你就听话,把书念完,也算是对你妈有个交代。好了。婶子看你也困了,那就早点休息吧。以后心里有啥事,就和婶子说说,别憋在心里,憋出病来。婶子是打小看着你长大,你就和婶子的闺女的一样。好了。睡吧。”
  张婶说完,起身走了出去。在院门口,她碰到了闷声不响蹲在地上抽烟的单秋林。秋林看到张婶出来,慌忙站起来,问:“青儿,睡了?”
  “嗯。刚安置她睡了。你咋在这蹲着,不进屋去?”
  “在外面透透气。”
  “唉——”张婶叹口气,说:“也难为你了。要是静娴活着,咋能出这事?”这句话一说出口,张婶意识到不该说,于是马上转换了话题紧跟着说到:“青儿这闺女和她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脾气都一样,犟的很。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劝劝她,不然指不定要闹出啥事情来。”
  单秋林“嗯”了一声,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闺女的脾气,可是现如今他这个做父亲的因为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在闺女面前矮了三分,丧失了发言的权利。而且,他甚至担心女儿会与他对着干,他指东,女儿偏要往西。所以,尽管他心里着急上火,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做通女儿的思想工作。
  张婶见秋林半天不说话,猜他心里肯定也没主意。就随口问了句:“静娴出事之后,你没和志彬联系?”
  “联系了,他媳妇说他出国了。估计这两天就回来了。”
  “哦。我下午在路上瞅着好像是志彬回来了。”
  “志彬回来了?我不知道。”老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一听到自己的小舅子回来了,单秋林心里上上下下地打起了鼓。
  “青儿那丫头打小就和她舅舅亲,要不你去找他商量商量?他是文化人,肚子里墨水多,心窟窿眼也多,说不定有啥办法。”
  “静娴出这事,都是因为我。我咋还有脸去求志彬帮忙?”秋林半响憋出这句话来。
  “也是。可是这件事,你不找志彬帮忙,估计还真没有合适的人能劝得了那丫头。你也知道你闺女那是啥脾气,犯起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为了闺女,你就是舍不下脸来,也得去求求志彬。反过来说,就算是静娴不在了,他还是孩子的舅舅不是?他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外甥闺女将来吃苦受罪?”张婶停了一下,“这事你没其他办法,只能找志彬商量。”张婶见秋林又不说话了,就紧接着说:“天也不早了,你也早点歇着吧,我回屋去了。”说完,张婶转身走了。
  送走张婶,单秋林仍旧站在院门外。他抬起头看看天,又低下头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随手掏出电话,拨通之后,吞吞吐吐地问对方:”明天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见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