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细雨无声,一点点地濡湿地上的泥土。昨天是农历九月十九日,霜降日。霜降杀百草,蜇虫咸俯。去往山上的道路杂草丛生,草还是碧绿的,像是被冻住了,到处都是翠玉的碎末。人踩在上面,滑溜溜的。父女两个一前一后地走着,都没说话,两个人都心思重重。草地湿滑,单秋林手中的雨伞随着他左摇右摆。虽然他想努力保持雨伞不离开女儿的头顶,但细雨还是将单青单薄的衣裳淋透了。
  这是一个寒冷的清晨。
  一路之上,单青步履蹒跚,哆哆嗦嗦的,可是她依然执拗地往前走着,向山上爬着。摔倒了,爬起来,就继续往前走,如同有一根线在前面使劲地拽着她。这个倔强的女孩固执地拒绝了父亲一次又一次的帮助,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地向前走着,爬着,爬着,走着。渐渐地,她的身上开始冒出热气,热腾腾的,像夏日太阳蒸腾下的小水塘一样冒着热气。这段上山的路,以往她用不了十五分钟就走到了,现在整整却走了四十多分钟。
  远远地,她看到了母亲的“坟墓”。说是“坟墓”,却只是用砖块垒起来的一个石头堆。风能刮进去,雨能流进去,猪牛羊狗的粪便味能飘进去,村里的流言蜚语能吹进去。冬天受冷,夏天受热,死了都不能入土为安,耳根清静。一想到这里,单青悲从中来,她跌跌撞撞地走到母亲的墓地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一只觅食的兔子抬起前爪,好奇地向这边张望;几只灰雀从草丛里飞起来了,绕着墓穴不断地啼叫。风吹着雨,雨顺着风,打在单秋林的脸上,从他的眼角留下的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
  “妈——晓彤找不见了。妈,我把他弄丢了。你临走的时候交代过我,让我好好照顾弟弟的,可是我没有看好他,把他给弄丢了。我走的时候嘱咐过他的,让他好好地在家呆着,等我回来。我嘱咐过他的。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却不见了。妈——晓彤不见了。妈——是我把他弄丢的,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晓彤啊。妈——你说句话啊,你打我啊,骂我吧。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逞强的,我不该那么任性的。要不是出去找工作,晓彤也不会丢;要是我没有告诉晓彤不准找爸爸,晓彤也不会丢的。妈,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女儿,是爸爸的错,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对不起你们母子啊。”
  “你走开!走开!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开。”
  “你原谅爸爸好吗?你原谅爸爸好吗?爸爸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我一定会找回晓彤的,你放心,爸爸一定会找回晓彤的。”
  “你走开啊,走开——”单青跪在地上,用力地推着父亲的双腿。”你原谅爸爸吧,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单秋林向后倒退着,雨伞从手中滑落。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永远——永远——”单青声嘶力竭地喊道,“你走!你走——不要站在我母亲的目前,走——”这个”走”字,仿佛是倾注了单青全部的力气,单秋林愣住了。
  “你走,走啊——”单青喊不动了,她抓起地上的泥巴朝着单秋林扔过去,一块、两块、三块……单秋林的身上满是泥点子,可是他依然没动。他没有想到女儿这么恨他,让他一时之间无所适从。过了好久,单秋林走到静娴的坟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静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对,求求你原谅我吧,如果你死就是为了让我接受惩罚,现在我已经受到惩罚了。如今,儿子找不到了,生死不明。女儿也不认我这个父亲,把我当成了仇人,我成了个孤家寡人,我的心里好难受啊。静娴啊,你为什么要寻短见啊。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应该知道我们十几年的夫妻情分是割不断的,当初是你硬逼着我和你离婚的,我也是想着离婚能让你好受点,才同意离婚的。可是我咋也没想到你会走上这条绝路呢。要是我早知道你这样,我当初不管背上什么骂名,都不会和你离婚的。静娴啊,静娴,你这辈子跟着我遭了许多罪,在咱们家,明着是我做主,其实是你当家。你一辈子精明,咋能说撒手就撒手,咋能撇下这一双儿女就不管了呢?静娴啊,我宁愿当初死掉的人是我,是我啊。要是有你在,晓彤也不会丢的,女儿也不能这么恨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是我对不起你们啊。我罪该万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