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好的,叔。那就按您说的来吧。我先谢谢您了。”单青说着就要再跪,王大能赶紧拦住了。单青和弟弟向着王大能深深地鞠了一躬,拉着弟弟回家去了。瞧热闹的人们一边谈论着单家的事情,评论着单家的每一个人,一边四下里散去。
  ?王大能目送着单青和晓彤走出村委会的大门,自言自语道:“要不是家里出这档子事,这闺女将来可了不得,可惜了啊。”说完,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嘟嘟囔囔地说,“自己家的事还操心不完呢,操心人家家里的事情做甚。今天要不是这丫头闹这一出,咋能敲秋林一笔呢。”他的目光转向院中的那颗老槐树,感叹道:“你还真是个宝贝啊!”
  老槐树沉默不语,以它百年的深沉默默地注视着这院中发生的一切。它不悲,因为人世间的尔虞我诈,悲欢离合它都曾经历过,感受过;它亦不喜,面对柔弱者无助的挣扎与无力哭喊,鲜血与眼泪混杂的痛楚,它义愤填膺可是却无能为力,又怎么能笑得出来呢?所以,它选择静默,以此表达对弱者的悲悯。
  有虫子从枝桠间滑落了下来,它通体绿色,身子细长,长有许多足,同蜘蛛一样拉着一条长长的、肉眼难以看见的细丝,高高低低地挂在树上,一只、两只、三只……一条条透亮的丝线拉扯着它们,在空气飘来荡去的,如同悬挂示众的死尸。
  父亲在院门外踟躇的时候,单青已经看到他了。可是她不想看到他,一眼都不想,更不希望他进来。在她心里,是这个男人逼死了自己的母亲的。他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母亲面前?她怎么还能容许他在母亲的面前出现?今天是母亲下葬的日子,她只想让母亲安安静静地走。所以,她神情冷漠地看了一眼门外徘徊的父亲一眼,就扭过头去,目光落在母亲的遗像之上。
  遗像之上,杨柳轻轻地拂过母亲的肩头,母亲略带羞涩地看着镜头后面的父亲和她们姐弟。她的身后是一大片开的正艳的牡丹花,有一只蝴蝶突然飞过来的时候,父亲按响了快门。那时候,父亲曾和她们打趣说,母亲好像是仙女下凡了。照片拍摄于去年的今日,可是今年的今时,母亲却已和她身处两个世界,从此不见。一想到这里,单青就心如刀绞,悲愤难抑。
  “青儿——”单秋林轻声叫着女儿,在单青面前,他显得有些懦弱而胆怯。单青没有答应。“青儿——”秋林再次叫着女儿的名字。
  “你来干什么?”单青放下母亲的遗像,面无表情,冷冰冰地问。
  “我来——来给你妈妈上柱香。”
  “你们已经离婚了,没什么关系了。”
  “可是我是你爸爸。爸求求你,让我给你妈上一炷香,送你妈一程。好吗?院子里这么多人,你给爸爸留点脸面。”单秋林几乎是在哀求单青了。
  “脸面?!当初你背着我母亲做那些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你可曾想到给她留点脸面?”
  单秋林见女儿不依不饶,就没再说话,随手从供桌上拿起一把香,点着了就要插到桌上的香炉里去。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女儿单青一把就抢了过来摔在地上。单秋林呆住了,他低声呵斥着女儿说:“你还有点闺女的样子吗?不管咋样,我都是你爸爸。”
  “爸爸?!”单青冷笑道:“你是吗?你现在是那个贱女人的丈夫,那个女人孩子的父亲。而不是我单青的爸爸!”
  “我辛辛苦苦养了你十六年,你说我不是你父亲!你——”秋林气急了,脱口而出:“你个小白眼狼!”
  “我是白眼狼,可是你呢?你是条恶狼!我母亲死心塌地对你,可是你呢?背信弃义,忘恩负义。”单青恶狠狠地骂道。
  “是你妈非要和我离婚的?”
  “是吗?要是你不干那丢人现眼的事情,我妈会提出离婚吗?你以为是傻子吗?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要让我提醒你吗?五月十号晚上,你和我母亲说了什么?你对她承诺了什么?你说——你说啊——”单青声嘶力竭,像一头受伤的小豹子不管不顾地冲着单秋林喊:“你说——你说呀!你倒是说出来让村里的人都听听,来评评这个理!”
  “我说了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单秋林无力地说。
  “怎么?你想让我告诉你吗?想吗?你答应妈说你要搬出这个家,是不是?可是到目前为止,你搬出去了吗?你还答应我妈说离婚的事情等我中考结束之后再说。是不是?结果呢?不到一礼拜,你就迫不及待地让那个贱女人搬到院子里来。是不是?你骗了我妈,从一开始,你就和那个贱女人设计了一个圈套,逼着我妈妈往火坑里跳。你说,是不是?我妈妈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可是你们两个却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是不是?假如你真是我的爸,你就不会让那个女人搬进这个院子。”单青目光凶狠,咄咄逼人。单秋林神情紧张,满头大汗,步步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