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单青到村委会的事情早就传到了村主任王大能的耳中,本来他打算吃过早饭就赶过去的,可是一只脚迈出大门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秋林的闺女到村委会干什么呢?”王大能左思右想,实在是想不出单青到村委会的目的。
  “你站在门那嘎想甚呢?要么爬进来,要么赶紧出去,像哇傻子一样你站那作甚!”王大能的老婆翠兰喊道。
  “没作甚。”说完,他把那只迈出去的脚缩了回来。“我说,老婆子,你说秋林的闺女单青跑到村委会找我,能作甚?”
  “作甚?你这榆木疙脑。人家不缺钱不缺人,能找你作甚。还不是要你埋人家妈呢哇。”
  “秋林是他爸,她为甚不去找她爸。”
  “我没说你那疙脑叫驴踢了,昨个你没看到青儿那阵势,举着剪刀硬生生地往身上扎。那血流的。唉——我瞅着都怕。当时,也把秋林吓得半死。这静娴才没了,要是青儿再出点事,他秋林就是再有钱,也买不来后悔药。”
  “你尽说些废话。这些我都知道。我是问你青儿咋不去找他爸去?”
  “就你这颗脑袋还能当主任?真不知道谁瞎了选了你。你想想,青儿连静娴的身子都不让别人碰,她会低下头去求她爸爸?你不想想单青她妈叫谁逼死的?”
  “白娥啊。”
  “白娥这会是谁呢媳妇来?”
  “秋林啊。我说你能不能不拐这么多弯弯。”
  “前儿个黑来,白娥把晓彤弄得头破血流的,秋林管都没管。虽说是离婚了,可孩子还是你秋林的啊,你咋能说不管就不管,抱着白娥那妖精就跑了出去了。你说,这事搁那个女人身上能咽下这口气。秋林这做的就不是人事。”
  “那还不是因为白娥流产,秋林才抱着白娥跑出去的嘛。也不能完全怪秋林啊。”
  “他要是不在外面勾三搭四,会出这事?有了俩臭钱,裤腰带就松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瞧你,说着说着就把人给捎带着骂了。”
  “骂你咋了。老娘我起早摸黑一天伺候完大的伺候小的,有一会会闲工夫来,嗯,说两句你还不服气。也就是静娴那软脾气,要是搁我身上,我先弄死你,在弄死那骚狐狸。”
  “你瞧瞧你,发这么大火干嘛。秋林是秋林, 我是我。我哪敢做对不起你的事,咱村哪个女子不知道你的威名。母老虎一个!”
  “你说甚呢?你再说一句。”翠兰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扫地笤帚朝王大能扔了过去。
  “君子动口不动手。”
  “老娘不是君子,就动手。你几斤几两老娘还不知道。要是你有俩钱,比秋林还能祸祸。”
  “好了,好了,老婆大人,我错了。别打了。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这事。”
  “还琢磨甚。赶紧去听听单青那闺女说甚,能帮忙就帮忙。青儿那闺女心高气傲的,你不要说话重了,没了娘的孩子可怜。”翠兰说完,叹口气,就回屋收拾家去了。可是,王大能不仅没出门,反而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子的太师椅上悠闲地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你咋还没走呢?”
  “不急,等秋林打了电话我再去。”
  “人家家里死了人,娃娃们伤心着呢,青儿又不让秋林插手,你这个时候拉人家一把,人家会不念你一份情?”
  “等等再去嘛,又不是不去。你一个婆娘家懂个甚。”
  “你就作吧。你那花花肠子不知道又在打啥小算盘了。”
  “没我打这小算盘,咱能挣下这份家业?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句话噎的翠兰半天没搭上话,她不甘心的说:“你也积点德吧,看哪天栽个血窟窿。”
  “嗨——我说你这婆娘,有完没完了。”王大能不耐烦地嚷道,翠兰没搭理他,继续去做自己的家务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大能的手机响了。
  “喂——喂——哦,是秋林啊,你稀罕啊,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单秋林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能听到王大能嘴里一个劲地“嗯—嗯——嗯”,“好—好—好”。直到挂电话的时候,翠兰才听见王大能说,“小娃娃们好哄,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好。哦,事情办好了再说,啥钱不钱的,我也知道你不差这几个钱。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丧事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还不让单青知道。你放心吧,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了。嗯,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