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
  生命脆弱。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从世上消失。静娴走了。她的遗体原本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可是单青坚决要让单秋林把静娴的尸体拉回到家里来,她说她要给母亲穿的漂漂亮亮的,让她从家里走,说是这样母亲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在巨大的悲伤面前,单青表现出了超出她年龄的成熟,冷峻的神情令单秋林感到害怕。他实在是太了解这个女儿了,她像她的母亲一样虽然沉静却极其地有主见,一旦她拿定了的主意,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所以单秋林答应了单青的要求,将遗体从医院送回了家,然后就一边张罗操办静娴的丧事,一边照顾因流产而住院的白娥。

  顶!并转牛帖——

  既使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尚处于积弱愚昧状态之下,一大批接受了西方文明的文人,亦并未用多少丑陋和畸型揭示中国,鲁迅笔下的阿Q虽蠢猾至极致,毕竟还是国人劣根之夸张,并未回至原始之蒙昧。却是当今文学,无视泱泱汉唐文明高贵雄立之遗传,忽略漫漫民国精神质朴高雅之风骨,不见今日煌煌中华蓬勃繁华之大气,独追俗寻陋,满纸淫荡、全篇荒唐!
  但在浮躁泡沫的水下,总会有一个理性的力量喷发出来,展示批判现实主义的伟大风采!


  《七子》——灵石 著 (世间之事本无所谓对错,不过此云彼云而已。——作者自题)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14890-1.shtml

  屋子里的人越聚越多,空气也逐渐变得闷热而污浊。就在几个年龄大的妇女要帮静娴擦身子,穿衣裳,手刚碰到死者的身体时,单青突然大声喊:“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单青的声音就像是晴空里的一道霹雳,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
  “青儿,婶子们这是要帮你妈擦身子穿衣裳。”
  “不用,我来!”
  “你小小年纪,弄不好。还是让婶子们来吧。你起来去吃点东西吧。”
  “我说了不用。你们都出去。出去——”单青大喊:“你们出去不出去?!”
  年老的妇人们并没有理会单青的嘶吼,依旧有条不紊地帮静娴脱衣服。单青气疯了,她随手拿起床上放着的一把剪刀,冲着她们喊道:“你们出去不出去?”
  “哎呀,你这孩子是作甚呢?快,快把剪子放下,看伤了自己。”有人一边说,一边就要上来夺单青手里的剪刀。单青疯了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剪刀喊:“你们出不出去?出去不出去?”她的目光阴冷,语气坚决,充满着威胁。妇女们都吓坏了,她们大声喊着“这闺女疯了,单青疯了”,纷纷跑出了堂屋。
  “砰”地一声,单青将门关上,插上门闩,背靠着门颓然地倒地。堂屋门口聚着很多人。闻讯而来的父亲分开众人,用力拍打着房门,焦急不安地呼唤着屋内的女儿。然而,父亲的声音此刻在单青听来,是那么陌生,那么遥远,那么的让她感到厌恶和憎恨。
  有人透过门窗玻璃向屋内窥视,还有人向秋林建议让他打破窗户跳进去把门打开。听到这话,单青腾地一下从地上一跃而起。她跑到窗户前,疯了似的喊道:“你们要是敢进来,我就死给你们看!你们都出去,从我家出去,滚出我家院子。”可是没有人出去,没有人听单青的话。
  “你们出不出去!”单青举起剪刀,用力地刺向自己的胳膊,鲜血喷薄而出,顺着她白色碎花的衬衣淌下去。外面的人惊呼起来。晓彤也吓得大哭起来跑上前去抱住姐姐:“姐姐,姐姐,你不要扎了啊,姐姐……”围观的妇女们流下了眼泪,有的人轻轻地敲着窗子,抽泣着安慰着眼前失去母亲的俩孩子。
  单秋林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他惊慌失措地让众人离开院子。然后走到窗前用恳求的语气说:“青儿,你别这样。都是爸不好,你别伤害自己好不好?算是爸求你了。”然而,单青只是冷漠地说了一句:“你也出去!”
  “你打开门,爸帮你包扎一下就出去,好吗?青儿,你开开门啊。”
  “你不是我爸。你出去!我让你出去!你出不出去?!”单青说着,又再次举起了剪刀。
  “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单秋林吓得浑身哆嗦,紧张地倒退几步,走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