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第八章 痛苦的抉择
  大火熄灭了。
  经历了一场劫难的果树依然顽强地挺立在那里,只是它已不再是先前那副枝繁叶茂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此刻它好似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头,浑身上下满目疮痍不忍目睹。一缕缕白色的烟雾正从枯黑色的枝桠间冒出来,飘飘摇摇地在院子里荡来荡去,如同西方灵异电影中白色的幽灵,伺机寻找着可以捕捉可以饕餮的人体盛宴。它伸展着翅膀,拖曳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在小院里逡巡不去。
  常静娴静静地坐在床头,看着熟睡中的单晓彤。她想抬起手去摸摸儿子包着纱布的额头,却又怕弄疼他,指尖在晓彤的额头上轻轻地掠过,手停在晓彤的身上,于是,触摸变成了轻轻地拍打儿子入睡的节奏。
  夜已经深了,隔壁张婶子家电视机的声响传了过来。那是晋剧《吴汉杀妻》中的选段。
  …………
  “手持龙鳞无情剑,我本铮铮钢铁汉,举剑容易下手难。”
  “驸马——驸马,你醒一醒,睁开眼看看宝剑下面是何人,你酒醉招来无情念,酒醒后岂不痛断魂。为妻身患何等罪,你为何举剑杀亲人?”
  “莫非是妻待婆母不孝顺”
  “你比那亲生女儿强十分”
  “莫非是妻待驸马不亲近。”
  “你与我和睦恩爱似海深”
  “莫非是三年未生儿和女”
  “此话何足再启齿”
  “既然玉莲没有错,你—你—你杀为妻是何因?不明不白把命丧,死后冤魂何处存哪?”
  …………
  王玉莲唱的如泣如述,无比哀怨。常静娴听的肝肠寸断,珠泪涟涟。
  “老天爷啊,上辈子我究竟造了什么孽,你要这么对待我?单秋林啊,单秋林,我常静娴做了什么亏心事,你要这么羞辱我?就算是没有一点夫妻情分,你也不该这么狠心对待你的亲骨肉!爹娘啊,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不听你们的劝告,选了个陈世美,让孩子们和我一起遭这罪。常静娴啊,常静娴,你活的咋这么窝囊,被人欺负到家门口都不敢大声说句话。若不是因为你,闺女也不用每天起早贪黑陪着你吃苦受罪,也不会心思重重中考失利;若不是因为你,晓彤如今也不会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作为母亲,你不称职啊,不称职。”静娴陷入不断的自责之中,痛苦已经无法遏制了,她想要大声喊出来,大声哭出来,大声嚎出来,可是不能够。她的双手用力地抓着床单,所有的愤怒都凝聚在指尖深深地嵌入被褥之中,嘴唇被她咬的都淤青了,渗出了血。
  静娴觉得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吃再大的苦自己都能忍受,可是她不能让她的孩子们也吃苦受罪。自己的早餐摊固然可以赚钱生活,可是仅仅能够温饱。现在,女儿要上学,正是花钱的时候,她拿不出来;儿子晓彤虽然还年幼,可是将来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她根本就无力帮衬。静娴越想越感到丧气,感到绝望。“可是能有什么好办法呢?自己一个女人还能干什么呢?”

  在巨大的生活压力面前,在残酷的生活现实面前,她显得是那么的无力和无助。她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一意孤行那么执拗地留下这微不足道的自尊。自尊能干什么呢?买不来一斤盐,买不到二两醋,甚至买不到一根廉价的冰棒,换不来女儿上学的费用。如今,她是有了自尊,可是一双儿女却要因为她而吃不好穿不暖受苦受累一辈子。可怜的自尊啊,难道你是受了白娥那女人的蛊惑来欺骗我的吗?如今自己深陷两难,已入绝境,何去何从?没有了物质保障的尊严显得是如此的苍白,孱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
  静娴想起一个人,一个高中时代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玩偶之家》里的那个女主人公诺拉,当她愤然摔门离去之后,她是如何生活的?她的孩子们过的好吗?诺拉是不是也和她一样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无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信心继续更好的生活。那时候,老师没有讲,现在生活却用最残忍的方式告诉她诺拉最后的命运。她必须做出选择,而选择是艰难的,是痛苦的,可是世界上还能有什么痛苦是比自己的孩子受罪自己却只能无力地站在一旁看着更让人揪心,更令人痛苦的呢?面对丈夫背叛的无力感,面对儿女因自己受到伤害的愧疚感,令她深深陷入不断的自责当中。她渴望得到解脱,渴望找到一个能解决所有事情的完美的方法,可是尽管她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出来。今晚,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这种疲惫与伤心即使是父母去世的时候都不曾有过。她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掏空了,身体如一面布满裂缝的墙,四面八方的风长驱直入,将她的每一根还热络着的神经都冻结了。不想说话,也不愿意动弹一下,像一条冬眠时被人发现的蛇,人们用树杈、短棍随意地抽打它,凌辱它,虽然它能感觉到来自四周的恶意与伤害,却由于严冬的冷酷而动弹不得,无力反抗,任人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