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静娴转过身,看着单秋林,白娥也把目光对准单秋林。两个孩子也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的父亲。单秋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白娥怒气冲冲地威胁到:“单秋林,你还是个男人吗?今天你就给句痛快话,是要他们,还是要我?你要是要他们,我明天就把这孩子打了;你要是要我,今儿就把话和他们说清楚。”
  单秋林望着静娴和孩子们,其实他觉得白娥是在无理取闹,在他看来养活静娴和孩子们是他的责任。可是面对着白娥的咄咄逼人,他退却了,“白娥肚子里的孩子要紧,静娴和孩子们的事情随后再说也不迟。可是,孩子们都瞪着眼睛在看着他呢,他能这么做吗?他这么做孩子们能原谅他吗?他选择白娥,就是选择放弃他们,就是抛弃他们。离婚已经对他们造成伤害,而今他又怎能再雪上加霜?”
  “单秋林,你说话啊。你还是个男人嘛?你老婆在这被人欺负,你还杵在那喘气。你个怂包。”白娥气急败坏地骂。
  常静娴一句话不说,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白娥。单青挽着静娴的一条左臂,晓彤躲在静娴的右手下,静娴如同一尊雕塑一般站在那儿,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她想将秋林一军。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又太了解了,他肚子里有多少东西,几斤几两,她都知道。虽然单秋林没有出声,常静娴就已经知道结果了。想到这里,静娴心里长叹一口气。事到如今,继续僵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继续为难面前的这个男人能有个结果吗?他的沉默就说明了一切,他已经做出了选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是明摆着的。想到这里,常静娴拉起孩子们掉头向堂屋走去。白娥喜不自胜,满心欢喜于自己取得的胜利。单秋林欲语还休,无可奈何。
  单晓彤转过身来,满腹幽怨叫一声:“爸——”声音细若柔丝,肝肠寸断。
  ◇◇◇◇
  ?一阵风吹来,苹果树的叶片随风摇摆着,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屋子里的灯光亮起来了。夺目的亮光从敞开着的那一扇而又没有被窗帘遮盖住的地方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似舞台上的一道追光将院中的苹果树笼在一片光芒之中。夜晚是如此地鬼魅,自然之灵倏忽之间就赋予这生命以无穷的活力,每一片叶子都在交谈,窃窃私语,他们不停地摇晃着,焦虑地抖动着、颤栗着。每一颗果实都努力地向下垂,急于要挣脱根蒂的束缚,提前降落到厚实而深沉的土地上去。这个夜晚,命中注定是不安的,令人感到焦虑的。
  “不许你吃我家的苹果!”一声稚嫩的童音从这份不安中突然跌落出来。接着,一声嚎啕大哭彻底揭示了潜在的危险的存在。
  “妈——”单晓彤的头不小心磕在了院中的石桌上,鲜血直流。钻心的疼痛在他的额头上叫嚣着,舞蹈着,刺痛着,他大声疾呼自己的母亲,一声一声如同遭遇危险的幼雏急切呼喊着外出觅食的雌鸟。
  常静娴如同一支离弦之箭,从屋子里蹿了出来。她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倒在石桌前,双手捂着额头,鲜血从他的指缝间留下来,流过他的脸,留在晓彤那浅黄色的背心上。这鲜血如同一枚烙铁,如同地狱里熊熊燃烧的烈焰,撕扯着常静娴本已脆弱到临近“沸点”的忍耐。情绪火山一样爆发了,滚滚的熔岩四下里溃散着,准备烧毁一切一切令她感到愤怒,感到耻辱,感到无助,感到绝望,感到无情的东西。
  “你为什么打我的儿子?”
  “我就摘个苹果,你儿子突然就冲过来拦我,我怕伤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就轻轻推了他一下,是他自己不小心磕在那上面的……”白娥紧张地结结巴巴地说。
  “你为什么打我儿子?”常静娴根本就不想听白娥的解释,她攥着拳头,不断地用同一句话质问白娥,“你为什么打我儿子?”
  “……我都说了是他自己撞在那石桌上了,你不要冤枉好人!”
  “你凭什么打我儿子?”常静娴像一只母猎豹一样步步紧逼向白娥。白娥从来没有见到过静娴发这么大的火,一时之间,她有点吓呆了。
  “你不是要吃苹果吗?好!我让你吃,我让你吃个够……”常静娴咬牙切齿地说完,转身回到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