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宋毅总是能说出一般人看不到二般人想不到的“金句”,他时常自诩为“上帝之子”,并说自己这一生注定是痛苦与孤独的。痛苦而又孤独的宋毅每隔三天就会写一封情书给单青,他希望自己的诚心诚意可以打动单青。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他的信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一开始,宋毅想单青也许是出于女孩子天性的羞涩与腼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如此火辣而富有激情的表白,才没有及时地回复他。直到有一天,当他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单相思,决定开门见山地想要与单青“摊牌”的时候,却收到了单青舍友赖亚清给他退回来的六十余封信。
  宋毅的六十余封去信连封口都没拆,单青就原封不动地退还给了他。赖亚清还给宋毅带来了单青的口信,说目前单青不打算谈恋爱。虽然遭到了拒绝,但宋毅却没有太多的伤感,甚至还为单青所做出的决定而感到高兴。毕竟,在如今的社会如今的大学中,能够如此洁身自好的女孩子不多了。宋毅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单青的确是个好女孩,是个不可多得的极品女子。于是,宋毅请就要转身离开的赖亚清等一下,他要写最后的一封信给单青,并拜托赖亚清务必带到。在信中,宋毅只写了八个字:天荒地老,非君不娶。
  宋毅的爱是热情浓烈的。从写下那句爱情的誓言开始,他每天都会到距离女生宿舍最近的那条长廊上独坐,只是为了能够看到单青宿舍那盏似乎永远也不会熄灭的明灯。室友张骏劝说宋毅:“此女非汝池中物,痴心妄想也枉然”,让宋毅早早结束这段终究无果的爱情。宋毅回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谁说爱情非得厮守,能够守望也是幸福。”张骏讥讽地说:“‘落花已作风前舞,流水依旧只东去’,守也无望,徒增愁绪。”宋毅摇摇头,叹口气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汝不懂我也!张骏一脸不屑地道:“虽不懂你,但我知道情场就是战场。要想取得主动权,就得像将士一样冲锋陷阵浴血杀敌,你这样守株待兔,岂能得到女人的芳心?痴人说梦!”
  宋毅低头想想,觉得张骏的话也不无道理。有道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已经许诺不再去打扰单青。如果再去,不是言而无信自食其言吗?张骏诡异地一笑,说:“以权谋私懂不懂?”宋毅茫然地看着张骏。“我说你真是够笨的。好歹你也是文学社的社长,周围也是美女如云的,”
  无人能懂的宋毅时常夜不归宿,整宿地呆坐在长廊冰冷的石阶上。夏日的夜里,他一会看看漫天的繁星,一会看看那盏“明灯”,陷入了维特的烦恼之中。
  ◇◇◇◇
  李帅的求爱之旅也并不顺利。
  女生一楼传达室里,他送给单青的鲜花静静地躺在一把老旧的油漆剥落的长椅上,无人认领。与宋毅相比,单青拒绝李帅的方式直截了当。她从不接受李帅的鲜花与礼物,任由传达室的阿姨一遍又一遍地催促她尽快下楼来取,她都无动于衷,就像小喇叭里喊出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有几次,李帅索性厚着脸皮到教室门口去围追堵截,然而面对单青冷若冰霜的脸,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竟然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几个来回之后,李帅也有些灰心丧气。在女孩子面前一向顺风顺水的他,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惨烈的失败。同舍的男生也借机取笑李帅,说他是君主立宪制下的奴仆,面对气势强大的女王,只有俯首称臣的命。
  李帅没有将众人的言语放在心上。相反,更激起了他十二万分的斗志。此时的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想要得到的是单青的爱情,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男性荷尔蒙所引发的强烈的占有欲。面对单青一次次的拒绝,李帅以屡战屡败的书生李元度自嘲。他没有像宋毅一样选择默默地守望,而是执着地坚持着民间的一句俗谚“好女怕缠”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策略。只不过他从最初鲜花礼物的金钱攻略,转变为温柔体贴的暖男战略。每天一大早,李帅会到学院的锅炉房打两壶热水,并精心准备好早餐送到女生宿舍的传达室内,千叮咛万嘱咐宿管阿姨务必将这些东西转交给单青。一开始,宿管阿姨是拒绝的。但她们架不住李帅的一张“鸟嘴”,和时不时递上的一些小贿赂,竟渐渐地担当了李帅的“信使”。以至于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允许李帅亲自将东西送到单青的宿舍门口。然而,门口的热水一日日由热水变成了冷水,精心准备的早餐一日日成为置之于门外无人过问的垃圾。单青的不理不睬,并没有消磨掉李帅的斗志。相反,他的痴心与坚持,为他在女生中赢得了较高的声望。一些女生充当了李帅的说客,劝说单青接受李帅的一份痴情;还有些女生担当了李帅的“宣传大使”,几乎全院的男生都知道了政史系有一个高大帅气多金的男生在狂热地追求学院的校花却未能获得芳心。在这一局上,李帅虽然没有赢得单青的爱情,却给了众人这样一个印象:她——单青,迟早是他的人。这就像是自然界中的动物用尿液标识自己的领地一样,得不到,也得先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