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读 都市 情感 黑道 玄幻 探秘 官场 军事 商战 历史 职场 纯文学 全文完 手机版
《汝欲何往》  作者:皮皮树  分类:[都市]  
  ◇◇◇◇
  男生们扎堆聚在九七级一班的门口,透过前后两扇玻璃窗向内窥探。也有胆大些的男生,佯作镇定地走到单青的身边,企图通过搭讪来获得自己所倾慕的女子的好感。然而,每一位试图靠近单青的人,还未开口,就已感到四周逼人的寒气。面对众多的追求者,单青或是转身离开,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或是目不斜视,对对方的搭讪置若罔闻。就这样,一大波追求者的爱情攻势均以失败告终。于是,学院里有些无所事事的男生就为单青起了“三高女王”这样一个绰号,并打赌说,若是学院里哪位男生能征服高智商、高情商、高颜值的单青,他们甘愿在学院门口的金芙蓉酒店摆酒为他庆贺三天。消息一出,一些据说是为了男人的自尊而战的人又死灰复燃,展开了对单青的新一轮进攻。结果可想而知,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始终坚守阵地的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中文系的宋毅,一个是政史系的李帅。
  宋毅时常自诩自己是《闻香识女人》中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史法兰中校,具有超凡的鉴别好女人的能力。他说,开学第一天,文学社招收新学员,单青拖着行李箱迈进校园的那一刻,他的小心脏瞬间就被爱神丘比特的箭射中了,让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单青。
  李帅说宋毅这话太酸,比老太太的裹脚布都酸。李帅还认为,宋毅做事也是装腔作势假模假式的。他说,追求爱情不能光靠一张嘴,没点真金白银,哪里能换得来牢固的爱情?宋毅认为李帅的话是奇谈怪论,作为一名有追求的文艺青年,宋毅认为爱情是神圣而纯洁的,怎么能掺杂其他非情感的物质,那简直是对人类最伟大情感的诬蔑与亵渎!
  在这场爱情的角逐赛中,李帅从来没有把宋毅当成过对手。倒是宋毅时常将李帅视为大敌,私下里时常诋毁李帅,说他就是个腹内草莽人轻浮的“绣花枕头”。宋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与高大帅气且多金的李帅相比,宋毅确实有些先天发育不足。身高也就是一眨巴眼的距离,大概有个一米六五左右。当然,这个可能也不是他的净身高。如果除去他的内增高,以及鞋后跟所钉的鞋掌,他便可以去卖炊饼了。而宋毅的长相倒是比他的身高俊俏。脸不算长,可也不短,算是个非典型的马脸吧。眉毛又粗又黑,与他的肤色浑然一体,非常和谐。你要是不凑近了看,可能会觉得他没有眉毛,或者满脸都是眉毛。鼻子倒是长得真不错,很挺拔,像山脊梁。只可惜起笔处不好,眉梁骨那地方有点歪。要说宋毅五官里最有特点的,那就是他的嘴了。
  老人们说,嘴大吃四方。宋毅的嘴,确实是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像极了癞蛤蟆的嘴。李帅曾经无数次地嘲讽过宋毅的长相,说他是“癞蛤蟆插鸡毛,不知道是飞禽还是走兽”。不过,你可别小看宋毅,人家丑是丑了点,却是学院公认的“大才子”,而且还是文学社的社长,有事没事地在报纸杂志上发些个风花雪月的骚情句子,身边时常有美女相伴。据说,宋毅在学院里如此闻名,是因为他曾写过一篇《论女人与黄糕的关系》的论文,很受他的老师的赏识,就推荐到市里报纸上发表了。在文章中,宋毅说他喜欢美女,就如同他钟情于母亲所做得美食——黄糕。黄糕是雁北地区的一种地方美食,由黍米经过加工制作而成,分为油炸和非油炸。油炸黄糕是将蒸熟之后的黍米擀成面皮,包入精心调配的馅料,制作成或圆或方或麦穗状或元宝状等形态,然后放入油锅中进行炸制而成,口感黏腻很有嚼头。宋毅在文章中将女人比作黄糕,说家乡村上头的女人们是非油炸的那种,由于工艺简单不甚考究,所以浑然天成,表里如一,憨厚敦实,扛饿耐饥,极适合过日子;城里的女人们则是属于油炸的那种,外表靓丽多彩,内在丰富多情,口感爽脆酥滑。只是食得多,容易令人油腻;食得少,却又使人饥肠辘辘。文章结尾处,宋毅立场鲜明地亮出了自己的喜好。他说,作为一名文艺青年,他喜欢油炸的。油炸的里面,他又最喜欢麦穗形状的。他认为油炸的麦穗形状的黄糕不仅拥有城里女人的外在美内涵丰富的特点,更难能可贵的是其外形——麦穗,这种黑土地上出产的农作物,代表了农村女性纯朴而自然的美,拥有了道德以及精神层面上的象征意味。